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尊重苦难——读北岛的《时间的玫瑰》  

2011-04-19 11:2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范迁

博主: 重读朋友范迁06年的诗评,仍然觉得很合时宜,好的文章不会过时......

二十一世纪被精心粉饰过,所谓的民主推广,科技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文化的普及,在人们心中留下一个太平盛世的假象。

其实,我们离黑暗时代并不远。历史从来不会做出许诺,过去的不再回来。

我们宁肯把眼光掉开去,贪欢的本性使我们不愿正视苦难,今朝有酒今朝醉,譬如蚍蜉,只活在盛夏,哪管顾来日的秋冬。‘苦难’是一个唯恐避之而不及的名词。

我们奇怪竟然有人在醉生梦死的世风中执着于苦难,这些人被称为‘诗人’,一个像天上星辰般的词,遥远,孤寂,闪着冷峻的光芒。

他们这样描述自己;
数数杏仁 / 数数苦的让你醒着的 / 把我也数进去  (策兰:数数杏仁)

或者谈论自己的诗;
“苦,是的,这些诗是苦的,苦的,但在真的苦中,肯定没有更多的苦,难道不是吗?”
(策兰:给编辑的信)

是的,苦难使人清醒,苦难使人心柔软,苦难使人有宏大的包容心,苦难使人有可能达到永生的彼岸。

苦难是只永远盛不满的杯子,而所有伟大的诗人总是从杯中啜饮苦涩的养分。在最新出版北岛的新作‘时间的玫瑰’里,我们看到苦难如影如随地伴随着诗人的一生;洛尔迦被佛朗哥军队枪毙,帕斯捷尔纳克内心煎熬,而曼德尔施塔姆为斯大林政权迫害,策兰困顿一生,不断地逃亡。我们也知道聂鲁达坐牢,索尔仁尼琴被流放。更从小熟读了屈原投江,杜甫漂泊流离,苏轼被贬黄州海南,辛弃疾忧国忧民而亡。

但苦难赋予诗人深沉和力量,一篇篇锵锵有声的诗作从苦难中淬溅而出。

并不是盛世就对诗人宽容,世俗有不同的狰狞面目。‘屈贾谊于长沙,非无明主。 竄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诗人同样地要与自己的内心挣扎。承受各种日常的压力和磨折。被平庸和媚俗挤迫得透不过气来,世俗并不消灭肉体,但世俗扼杀精神。

一个诗人离开了昂扬的精神还有什么?一只夜莺失去了歌唱的欲望又是什么?敏感的诗人认识到这点,他的眼光穿透朦朦大雾,知道这是一场更为艰难的战争,要在太平盛世保持锐利的感知,旺盛的诗情,怜悯的内心更加不易,他所依傍的——只有深切地体会苦难。

诗人平静地接受了苦难。

所有的苦难都等量齐观,从伊拉克战争到一个饥饿的孩童,从九一一痛失亲人到母子分离,从长年流亡海外到失去母体文化而引起的精神饥渴。肉体上的创伤和心灵上的创伤难分孰重孰轻,生命的天平不能向任何一方倾斜。所有的苦难都必须被赋予最大的尊重,那是我们人类共同的重负。战争中的牺牲者,为了自己的理念而抗争者,为了唱出心中之歌而舍弃了家园,亲人团聚,以及坦途者。明知不可为而为者,自愿代替我们大众上祭台者。起立脱帽吧,向这些人致上我们的敬意。

在这本淡灰色装帧精美的书中,北岛用平静的笔触描述了九个诗人和他们的诗作,但看似平静的湖面下暗潮汹涌,他不动声色地引领我们穿过词语的嶙峋峡谷,来到黑暗的悬崖边缘向下俯望。我们看到历史的残酷,个体的无足轻重,一个个生命在苦难中闪跃明灭,唯有诗歌,穿透了所有的局限,穿过可怕的哑默,穿过带来死亡的言说的千重黑暗,它穿过了,却对发生的不置一词;但它穿过发生的一切,穿过了并会再为人所知……

是的,诗歌如玫瑰,在苦难中怒放。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