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南都记者差点被消失  

2011-09-24 08:5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22日,《南方都市报》记者纪许光在洛阳采访当地一起囚禁性奴新闻,遭遇官方极大阻扰,并一度受到威胁,被指侵犯“国家机密”。记者发微博求救,引起网络关注,网友纷纷谴责声援。纪许光连夜带着妻弟撤离洛阳。

/*GA_googleFillSlot("DJYcn_articles_below-header"); */ 同时纪许光求救微博也披露了一个秘密,囚禁性奴的报导中嫌犯的身份是技监局执法干部,而非普通的人,但现有的报导中嫌犯身份被刻意隐去了。在媒体曝光之前,该消息一直是当地的高度的机密。

记者微博求救 嫌犯官员身份曝光

9月21日,《南方都市报》的独家报导“洛阳恶男挖地窖,囚禁6歌厅女做性奴”说,家住河南洛阳的34岁男子李浩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瞒着妻子秘密在外购置一处地下室,耗时1年开挖地窖并将6名歌厅女子诱骗至此囚禁为性奴。本月初,该案因一女子的举报电话而告破。其中4名女子被救出,洛阳警方从地窖中还找到2具尸体……

《南方都市报》深度报导记者纪许光正在洛阳当地就此新闻继续跟进报导。9月22日11:20,纪许光发微博向外界求救:“入住的酒店内遭质问‘洛阳性奴’的稿子谁跟我报的料。说我侵犯‘国家机密’!技监局执法干部李浩2年时间地窖内囚禁、性侵坐台女;并杀害2人。一个典型的关系到民众知情权的刑案。算哪门子‘国家机密’?领导政绩的‘机密’吧?看架势,稍后恐被带走。请围观、解救。”

根据纪许光事后披露消息,当时这两名始终没有“亮证”的男子近乎粗暴地对纪许光连发质问:“谁给你的新闻线索?”“你这是在侵犯国家机密”。而该记者事后得知,来人为当地有关部门派出“约谈”之人。

从记者的求救微博中可知道,该嫌犯是技监局执法干部李浩。不过南都发表的报导中并没有提及此人的身份,外界因此质疑南都刻意隐瞒,是否另有隐情?

网络上有消息说,近期有关部门禁止在负面新闻中突出官员和富人身份,希望能缓冲社会矛盾和冲突。此举也引起网络很大不满。有网友披露说:“洛阳市大怒,正严查谁是内鬼。据传,此案告破时,当地统一封口,禁止媒体得知和报导。因案件主角是一公务员,当地认为有损当地形象。”

还有网友质问:“当地政府如此紧张,让我不厚道地怀疑有案中案。”

网络声援

自求救微博发出后将近十个小时,纪许光的微博没再有任何新消息。纪许光的安危引起了网友强烈关注,很多网友相信他“被失踪”了。因此网友“一点五”发表营救博文《纪许光“被失踪”是不折不扣的国耻》。

该网友认为向纪许光报料“洛阳性奴”的人,于中国法律、道德,都应该计算为“见义勇为”,倘若这也叫泄露“国家机密”,那这个国家岂不是保护犯罪份子作恶?这才是对当代中国的最大污蔑!最大抹黑!最大危害!

纪许光的求救微博也引起了同行的关注。当天下午4点是时,《城市信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纪许光,他表示,“国家机密”的矛盾暂时平息,自己也暂时没有受到威胁,目前仍在洛阳,他不会放弃的,会继续做下去。

连夜撤离

十个小时后差不多午夜12点,纪许光再度微博现身。向众多关注他安危的网友告知,已撤离,并暂时安全。他说:“洛阳性奴一稿,采访极为艰难。官方信息垄断特征突出,南方都市报独家披露之后,我和一众赶到的其它媒体记者一样,采访诉求被拒。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官方应学会如何正面媒体。否则只会枉添猜测。民众知情权恐远比官爷的政绩重要。记者不是洪水猛兽,我们要的,只是真相。”

他随后微博上披露了自己连夜撤离洛阳:“《洛阳性奴》让我如此狼狈。连夜撤出河南。接上我的妻弟,拿了这把刀,说担心我的安全。看着这个锈迹斑斑的‘防身工具’,大笑之后,我感到泪水快要涌出。原来,我的职业如此不堪。原来我们如此无力。面对早上来者的扣过来的‘侵犯国家机密’,这块废铁,真的能保护我们吗?”

/*GA_googleFillSlot("DJYcn_articles_below-header"); */ 洛阳“性奴”事件 谁的“国家机密”?

23日上午10点多,纪许光发微博感谢大家都关注,并表示南都今天将发表追踪报导,同时发表《洛阳性奴事件谁的国家机密?》,希望洛阳当局明白,维护公众知情权不仅是媒体的责任,也是政府的义务。

纪许光认为洛阳方面在他的“性奴事件调查”稿件呈现后,必须给公众一个交代。那就是,案发的4年中,洛阳警方在干什么?有无失踪女子的家属曾报案?警方对这些报案有了怎样的处置?

在谁的“国家机密”一文中,纪许光披露:“就在昨日稍晚的时候,我得知,李浩囚禁坐台女一案,在洛阳警界,确实早已成为‘机密’。该案件在洛阳市的保密程度超过我以往所涉及的所有报导题材——在洛阳市8名分管副局长中,只有少数几人,被指定‘可以接触案件核心’。案卷的移交亦指定专人接、收。”
他表示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传播局限完全不存在的年代。那些善于和记者玩 “躲猫猫”的官员们,可曾意识到,一味地“遮掩”、“捂着”,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纪许光的直白,也道出中国记者的职业风险,“潜意识中的对立,加上官方信息垄断的绝对霸道,使得新闻记者在执业过程中,举步维艰。我和我的同行们,甚至需要面对丢饭碗、被报复的巨大风险。”

他认为昨天的事件中,网民和读者的关注及转发起到了作用,“国家机密”没人再提起,并出现相对温和的态势。最后他说,这很好,那些被‘国家机密’的真相,在没有真正被‘国家机密’之前,我和社会公众一样,需要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