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有三个上海  

2011-09-28 09:27:44|  分类: 社會話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在一次沪上的新闻业座谈会上,《财经》杂志资深调查记者杨海鹏说,有三个上海:光鲜亮丽的上海、权贵统治的地下上海,还有新闻记者笔下的上海。

最近一年来,身为《财经》杂志上海分部负责人的杨海鹏,没有在杂志上发表过一个稿子,他的微博就是他的作品,也成了他的武器。

除了以“上海异闻录”的名头爆料,不时透露一些地下上海的权贵高官秘闻外,一年来,尤其是最近四个月来,杨海鹏微博主要的内容就是救妻,她妻子梅晓阳涉入了一起受贿案,他为妻子呼救,调查围绕此案的种种政商网络、司法不端。

9月19日,梅晓阳案在闵行浦江法庭开庭,十几家媒体、上百名网友来到偏远的该法院要求旁听,在中国大陆的微博客上,此案也成为当天最热的新闻。

梅晓阳,高级工程师,曾系上海市园林设计院规划设计部主任兼经营计划室副主任,是园林设计院技术与经营方面的骨干。

去年7月14日,她涉嫌受贿被刑事拘留。同月28日批捕,当年9月21日,获取保候审。

据检察院的指控,梅晓阳任上海市园林设计院经营计划室副主任期间,利用负责该院对外发包设计业务的职务便利,收受外协单位“境汇公司”胡曙光,“易亚公司”俞昌斌,及“易中公司”谢震纬给予的现金及美容消费卡,共计120000元。

在辩方律师的取证笔录中,三名检方认定的“行贿者”均否认在工商局及检察院的供述,认为这些说辞,均是在非法拘禁状态下形成。他们并未行贿梅晓阳。

相关证人均表示,他们是在徐汇检察院及工商局“联动查处”中,在无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被参与行动的双方人员搜查办公室,抄走帐册及项目文件。涉案“证人”被非法拘禁于徐汇区工商执法大队,谢俞两人近40小时,胡达7小时。

而讯问人却假扮成工商人员的检察院反贪局干部。三证人均表示,检察院曾以免除处罚,及工商罚款,要求他们提供梅晓阳的犯罪证据。在三人经逼供作出笔录后,徐汇区工商局再以“承认行贿”为名,要求他们接受10万到200万不等的罚款。

此外,三人所经营公司工商登记均不在徐汇辖区。徐汇工商局称,他们是接受市局指定,调查相关案件。在相关人士表示无力承受巨额罚款时,徐汇工商局要求他们可以减少交付数额,但工商部门不开处罚书及罚款单据。

在三单位抗拒缴付罚款后,徐汇检察院反贪局人员走上前台,曾上门催付工商罚款,一般认为,徐汇检察院的办案者可以从中提成,这一过程被受害者录音录像取证。

此案细节,尤其是检察院与工商局“联合办案”的非法情形经杨海鹏披露后,上海徐汇检方面对着不小的压力,几次推迟了开庭,在上海市政法委的协调定调后,此案由闵行区检察院接受,但基本仍以徐汇检察院的案卷及证据为依据继续起诉。

19日的庭审中,控辩双方立场落差极大,庭审持续到当晚9点多,未能当庭宣判。庭审中,嫌疑人梅晓阳则对办案过程的非法程序作了抗辩。据她的说法,7月13日18时,她被园林集团纪委找去谈话,此后,检察院即以涉嫌受贿名义,于24点带至检察院连夜讯问,要求她承认,经济往来与分包设计项目有关,属于受贿。

13日梅晓阳已工作一整天,在纪委接受6小时讯问,在检察院又接受连续12小时讯问。梅称,在14日九时前,审讯室录音录像并未开启。检察院人员对疲劳己极的她,采取了逼供及诱供的方式,以换取“自首”。

但庭审中,对控方提出的检方非法取证等指责未予深入调查。而庭审最大的争议则是证人的出庭问题,多达7名的辩方证人,因法庭拒绝传唤而被拒绝在浦江法庭门外,法庭并未说明拒绝的理由。

虽然现行中国刑事诉讼法有证人出庭的明文规定,但法院对辩方传召的8名证人,仅接受了谢震纬一人出庭,其他7人则在法庭外无法出庭作证。

9月19日出庭的证人谢震纬在庭审中,对检方在取证中的非法拘禁甚至涉嫌刑讯的细节,做了明确的证言。未能出庭的7人,包括此案中,被指对梅晓阳行贿8万元(最大一笔)的“境汇公司”负责人胡曙光。

除了取证瑕疵外,庭审过程也显示,控方所谓行贿事实并不存在。杨海鹏认为,此案发生在上海高强度的城市建设投资告一段落时,尤其有代表性。

按1999年中国国家发改委政策,及2001年上海市发改委有关规定,像上海园林设计院这样的企业,主要资产是设计人员的技术,固定资产有限,属于国资退出的范围。

而由于上海房地产起飞,上海园林设计院利润丰厚,其上级公司上海园林集团在MBO问题上,一直与设计院冲突。2003年,因园林设计院领导意见相左,园林集团曾找徐汇检察院调查前院长周在春,使改制搁浅。

2006年改制重启,又因上海社保案搁浅。以后由于世博工程量大,上级单位建工集团及园林集团,答应在世博会后,再次启动改制。

2009年4月,上海经济主管机构将园林集团等30几家下属公司整体转让给“上海建工”。园林设计院改制梦碎,院长朱祥明带梅晓阳等提出辞呈,欲往东华大学教书。

上海建工及园林集团,一边游说东华大学拒收有关人员,同时对园林设计院领导班子,在徐汇检察院以“私分国有资产”立案。2010年5月,梅晓阳见集体出走无望,在广东棕榈集团邀请下,拟辞职担任棕榈集团设计及公共项目总经理,该公司当时希望梅为其延揽设计人才,也因此引起园林集团的母公司上海建工的注意。

杨海鹏认为,上海建工集团与检察院之间,早有相互利益的输送。本世纪初,检察院有很多检察官通过司法考试,辞职为律师,为稳定检察官队伍,建工集团旗下的房产公司则为检察院提供低折扣商品房。在他看来,当前,上海“吊车经济”步入尾声,高级技术人员欲流动,检察院则滥用公权“维稳”,以此作为回报。

杨海鹏还在微薄上指控,上海建工集团的总裁陈伟良应对此案负责。据他的调查,获得世博会园林总承包的荷兰尼塔公司,虽然被官方称为是“自由欧洲顶级设计团队联合而成的国际综合设计公司”,其实是上海建工集团与部分上海高层注册的“邮箱公司”,在荷兰籍籍无名,仅是高官用来套取巨额公共投资的马甲。

杨海鹏说,“上海地下,存在一个隐蔽的城市。这个城市的游戏规则,与面上的不一样。隐蔽的城市,也存在着隐蔽的司法,它缠绕着公开的司法程序,里面的司法人员,做着发财的生意。”
他说,“相信我,在这个城市,很多都是生意。”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