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转载】大隐于世,小隐于市  

2013-08-01 09:36:07|  分类: 何子評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喜得博友江南先生为何子画册批注,特引入如下。


大隐于世,小隐于市

 

 收到赵姐寄赠的其先生由香港星岛出版有限公司于七月出版的初版个人签名画册《何子书画》,她是何子先生之夫人,与我属“比较讲得来格阿拉上海宁”朋友,去年还转赠了她在美定居的大学老同学毛俊杰先生(八十年代初获得纽约圣约翰大学东亚研究硕士)翻译的(弗朗西斯·福山著)汉译本《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一书,顺以此文向美国公民毛俊杰先生致以谢意。

论及何子先生,便油然想到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一个特殊事件---批“黑画”运动。

批“黑画”运动始于1974年,实则是“批林批孔批周公”这场政治斗争所需要的一个“战术”配合手段。1971年底,周恩来指示,集中一著名国画家创作一些非政治主题的山水花鸟传统题材作品,用以装饰国内陆续建成的各大涉外宾馆(故亦称 “宾馆画”),同时作为外贸出口换取外汇以缓文革造成的经济危局1974年1月2日,姚文元在上海市委一次会议上,一本外贸部门编印的出口画样本《中国画》下定论:是“黑山黑水”,“翻案”“回潮”,完全“迎合西方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的货色”,是“一本地地道道‘克己复礼’的画册”。下令“要查一查,进行批判”,由此一场批“黑画”运动波及全国,那批受命作画为统治者提供牟利实物的著名国画家成了政治斗争的无辜牺牲品。


寄托、意境是中国艺文传统美学之魂同样中国史学传统讲“微言大义”、“春秋笔法”,寄托、意境、微言大义春秋笔法等在绘画中被附着于之中,这种特殊的叙事方式、方法往往具有不确定性,即所谓“诗无达诂”,为创造、阐释、想像留下广阔空间。当年的初澜(文化部大批判组)、小峦、任犊(上海市委写作组文艺组石一歌别名)等一批极左文艺思潮的典型政治加文化双重流氓,轮番上阵充当批“黑画”运动的急先锋和打手,把艺文之魂作为他们诬陷攻击的突破口,上海有六人被划定为“黑画家”---刘海粟、程十发、丰子恺、刘旦宅、林凤眠、何志强(何子先生本名),如今在世的独存何子先生一人。批“黑画”运动使当年的成名画家很少能幸免,包括吴冠中黄永玉等人均未躲过此劫。 


我感觉《何子书画》不是后记的后记《出世之隐》写得相当精准到位,此后记远比有些书籍出版时所谓“名家”、“权威”写的狗屁不通或吹捧胡扯或出卖自己“品牌”(其实那些货在我眼中那“品牌”不值半毛钱,本就是南郭先生)之“后记”有天壤之别。作者是何子先生的学生、美国名校的1983年硕士毕业生、油画家、雕塑家,九十年代成为《世界日报》等北美主流媒体的知名特约作家,在国内出版过《错敲天堂门》、《古玩街》、《桃子》、《风吹草动》等多部小说。名师出高徒,名符其实,有弟子艺文如此出色,何况其师。我且摘录几节于此并附上感言---

大隐于世,小隐于市 - 江南 - 江南的闲人闲话

当政治糜烂,世事不可为之际,收拾行囊,避居乡野,遨游于山水间,寄情于诗词笔墨,出世也许是文人唯一安身立命之途。......

江南感言:作为“同行者”,深有同感。


终得门户松动,何子遂移居香港,凡有一丝转机,没人愿意离开家乡热土,在异乡另起炉灶。况且,香港本是个金钱世界,崇尚物质享受,声色犬马,艺术土壤不佳。一个人届中年言语不通之异乡客要生存下来,其中甘苦,实难为外人所知。

江南感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香港在中国文人心目中是一块众所周知的“文化沙漠”,那时下决心背井离乡赴港定居者极其稀见。文人毕竟是文人,需要适合自己的文化土壤,文人终归不是那些单纯追求物质享受的庸俗者。何子先生的当年弃沪移居之举,是下了天大决心,能够解读他此举者恐怕除了其弟子或我这类稀少“知音”,大多数人无力解读。如今,是香港真有文化了呢?还是大陆的时下文人们根本没有文化?


世上高人,如空谷幽兰,只有世人趋他,万难要他来趋世人的。世人如要一窥芳泽,必得静心摒念,放下世俗之见,方能领略其挺拔高洁之形,幽远清冷之韵。

江南感言:大隐于世,小隐于市,雅俗泾渭分明之界线即在此,所以这世上就派生出大批的附庸风雅“品”来。哈哈哈......

大隐于世,小隐于市 - 江南 - 江南的闲人闲话

我特偏爱《何子画册》中的这幅“李白将进酒”图,线条的勾勒自然老成,人体的结构显示出创作者的油画功底,艺文具现上乘。曾经不止一次见识有些画家事先用宣纸铺在底画上用铅笔描画,然后用画笔勾勒线条、填色,看不出那种画与创作有半毛钱关系,却有钱多人傻的暴发户出资五位数钱买去收藏,那种傻瓜冤大头实在令我不齿帮其指出其中猫腻。我认为作为一个专业搞艺术的人,需要具备相当深厚的综合文化素养和道德修养,才能称得上是一个艺术家。当下形形色色的“家”或“大家”泛滥成灾,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连一个合格中学生的文化素养都不具备,而且特缺德,他们那些“家”只能算作是“匠人”,与木匠、泥瓦匠等等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在人品上还不如他们,更与当年的“黑画家”根本不配相提并论。我认识不算太少的所谓“艺术家”,在他们面前,我永远甘作一个不懂艺术的粗俗汉子。


从年龄上讲,何子先生与我分属两代人,承蒙年近八旬的何子先生错爱,赠寄其堪称“数十载磨一剑”之签名个人书画册,我会象受赠的另一位“黑画家”李斛先生(徐悲鸿先生得意门生、中央美院首任国画系主任、著名画家范曾之师,被批“黑画”运动整死于1975年)个人遗画册一样好好珍藏的。


“隐”与“不隐”,犹如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半年前得悉何子先生身患小疾至今未愈,真诚祝愿他身体早日康复!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