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转载】【安邦评论】隐者乐于不乐  

2014-11-09 15:21:17|  分类: 何子評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读何子先生书画感之五:

     士农工商,古有贵贱之分,读书之士居于显贵之巅。孤芳清高,修身惜名,实文人高贵属性。

 在具几千年“学而优则仕”传统的国度,“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是文人共用座右铭,且境界层级十分清晰:“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渊其才,兼亮茂,具雅度,庶几可治国平天下,至弘毅之境。文人就学,绝非为隐,而思一抒平生之志,然天下多有不能如愿者。倘不弘毅,文人除了退其次修身齐家,又有何选择?【安邦评论】拜读何子先生书画感五:隐者乐于不乐 - 安邦先生 - 安邦先生

 经历文革者,或许对姚文元1974年1月2日在上海发起的、后来波及全国的“批黑画”运动有所了解,何子先生乃主要受害人之一,位沪上当时六大黑画家之列:刘海粟、程十发、丰子恺、刘旦宅、林凤眠、何志强(何子先生)……倘若你知悉何子先生此段历史,那么,你因何子书画自身流溢出诸般矛盾纠结而产生的所有疑惑(例见安邦“拜读赏何子先生书画有感1-4”),将豁然而解。

 其一,就艺术功力而言,中国尤重“位序”,血光战场,将帅宁求一死,不以无名之辈为对手,而更希图得遇良才对阵;至于惜名如命的文人,那更在乎“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略遇才情不济者,便不屑为伍。何子先生位大师间,实力无需言表,其经历便可说明其当初艺术造诣已可居于大雅之堂(尽管那个时代艺术已被践踏,但艺术评价标准仍客观存在)。其二,就闻达之路而言,姚文元何许人也?经历文革者鲜有不知。撇开政治品质不谈,姚亦当时首屈一指之文人,岂愿选艺术平庸及无名之辈而自掉身价?而可达其视听,为其所指,可见何子先生当时艺术前途或已闻达;或几近于闻达;或趋于闻达。其三尤其重要,以何子先生当初艺术功力之具备,已见艺术之途通,当风发正茂之年,值风生水起之时,乍遇意外之变,心境可想而知!断不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淡然!故,何子先生从此退居江湖之远,固有雅兴所向,亦更属为势所促。

 读《太上隐者诗意图》见:眠于松下,物我两忘,悠然自得……其静境反于何子先生隐者雅作中成少见之趣。何也?在“感4”中,我曾将隐者源因归三:有勘破万事幻化为空、或生性淡泊向往林泉而全隐者;有命运多厄而身隐者;有见贤思齐力图挣脱羁绊而心隐者(三类隐者,隐之状态有异,而无高低上下之分)。何子先生隐,固然有性灵所趋,然,更多却因避世。故,何子先生之隐,非全隐,亦非心隐。【安邦评论】拜读何子先生书画感五:隐者乐于不乐 - 安邦先生 - 安邦先生

 游离何子先生之本质性情,而以笔法评其大作,岂一个“难”字可概括?好在字如其人,画显其性。十二幅梦幻图,赵无极般的抽象色彩语言,岂独特之法可言尽其高妙?淋漓尽致的,更是何子先生内心深处的世界。狂风、魔怪……清醒于现实的险恶;而圈套、陷阱……恐惧于未来的不确定;逃离、逃亡……挣扎于内心无可摆脱羁绊之感觉;肯定、疑问、再肯定、还是疑问……隐者永远没有淡灭内心的彷徨和汹涌。一串惊叹,一串问号,对于经历政治狂风暴雨以致有“劫后余生”庆幸感的人来说,《是普罗米修斯的火焰?》,所寄托的岂是“小我”的希望?而《眼泪!眼泪!眼泪!》,虽不乏个人之感触,但悲天悯人的范围绝非个体可局限!虽然不清楚《要和平抑或死亡?!》之创作背景,但很显然,何子先生的思想已远远跳出一个隐者的个人悲欢苦乐世界!艺术作品的潜意识流露,也许在有时连作者自己也懵懂其中……

 写到这里,一声叹息,不知道怎的,我突然想到了范仲淹的那一问:“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

 于是我又想到了“隐逸”一词,隐者,逸也,因不与当道者同流合污为乐。然则何子先生快乐吗?也许他表象上是快乐的,我也希望并祝福他是快乐的。然而,不知怎么的,我却在他的书画中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牢固存在的些微的抑郁不乐。或许,寄情于笔毫,神游于山水,悠然自得,于艺术世界物我两忘,消心中块垒于其间,何子先生实乐于此吧?如此,何子先生的不乐便有了价值,因为不朽艺术也就因此在他的乐于不乐中产生了……

     

【安邦评论】拜读何子先生书画感五:隐者乐于不乐 - 安邦先生 - 安邦先生 注:本文为《拜读何子先生书画有感》系列文字之一。因某种感觉相近,安邦有五篇姑且算是诗的东西,附庸《拜读何子先生书画有感》系列五篇之后。


   其一:《【安邦之吟】隐居》

结庐灵山上,

席依古柏旁。

高卧风竹动,

夜静听泉响。

独处之时抚焦尾,

雅朋来访煮茶香。

有知音,

无君王!

梦里携手太白游,

脱裘赁马登殿堂。

酣醉互挑大拇指:

嗨!君诗吾欣赏!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