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深圳晚报问  

2014-10-08 23:5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俊杰老师您好!

我是崔华林,深圳晚报记者。

   老实说,知道老师翻译的这两本书都是好书,也读了一些,但以我目前的知识架构,一定没有完全读懂。所以问题大有不到位之处,还请老师见谅!

   以下是采访提纲,拟见报为半个版,字数约为1800字左右,(因有别的同事做该系列丛书别的采访),给您参考。谢谢!

      这套译丛第一辑共有八本,您翻译了其中的两本,《政治秩序的起源》(弗朗西斯·福山 著)和《耳语者: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奥兰多·费吉斯 著)。前者是宏大的政治架构演变,后者则是政治如何影响普通人的生活。这两本书的翻译过程分别是怎样?翻译中分别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如何解决?

 在您看来,这两本书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

      我注意到,2012年您翻译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出版,当年也曾被深圳读书月评为“年度十大好书”,评选时我作为记者在现场,许多评委(来自全国的知名书评人,如刘苏里等)对这本书赞赏有加。此次,这本书也被收进了“理想国译丛”。该译丛的序中写道,“此刻的中国与一个世纪前不同,但她仍面临诸多崭新的挑战,我们迫切需要他人的经验来帮助我们应对难题,保持思想的开放性是面对复杂与高速变化的时代的唯一方案。”您作为该书译者,是否认为该书能帮助我们应对难题?

     对于普通读者来讲,《政治秩序的起源》显得过于学术,您觉得阅读这类书对于普通读者是否有门槛?您有阅读方法可以介绍否?

   《耳语者》一书,讲述斯大林时代,高压政治下普通人的心理状态。其心理人性在政治下的百态,在今天看上去似乎显得不可思议。但在毛泽东时代经历过政治运动的很多人可能会找到似曾相识的感受。您1952年出生,也经历过一些政治运动,我好奇的是,您在翻译该书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您觉得,这本书对我的历史研究以及生活的当下是否有某种启示或折射意义?

 《耳语者》一书收获了很多赞誉,比如被认为是“是苏维埃人民最好的文学纪念碑之一,是斯大林恐怖下人际关系的百科全书”。许知远在导读中写到,“斯大林制度的真正力量和持久遗产,不在于国家结构,也不是领袖崇拜,而是‘潜入我们内心的斯大林主义’”。从您个人而言,在政治变迁的长流中,您是否同意这句观点,觉得应该如何理解这句话?

        但作为一部口述史,讲述私人生活,于是也有读者认为,该书中所选取的私人讲述其代表性问题令人疑惑。比如谈到关于斯大林政权的受害者数字。又比如作者以西蒙诺夫为例,利用大量篇幅说明一个“出身不好”的人,如何积极求表现,认同苏联当局的主流价值,最后成为一个忠诚的斯大林主义者。然而,西蒙诺夫毕竟是苏联社会中的顶尖菁英分子,他的经历能够有多大的代表性,令人怀疑。您如何看待这种评价?

      其余任何我未提到但您愿意聊起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