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洪泽湖记行-何子  

2016-11-19 09:57:53|  分类: 何子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子此篇文章发表在上海文汇报1962年8月2号。


为了追找过去洪澤湖游击队战啊斗的踪迹,企仰这个英雄之湖的面貌,我們决定作一次洪澤湖之行

                           見到了队长

我的旅伴是曾經战啊斗在洪澤湖的游击队員,他是带着那种可以想見的旧閭重归的心情踏上旅途的a

車到南京,我們寻訪了許多他过去生死与共的战友,寻訪了他过去的队长。

我們在近郊区的一座別致的洋房面前找到了地址,四周靜靜的,有从唱片里发出的洪湖水,浪打浪的歌声,从虛掩的窗戶流出。我們敲了門,走了进去,音乐停了,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站了起来,她取下眼鏡,陌生地对着我們这两个不速之客,可是我的同伴却激动地伸出手来,顫着声音叫着:邓宇兰同志。然而主人仍是茫然,这时候,我的同行者突然詼諧地做了一个立正的动作:还认識我嗎?队长同志,二十三年前曾当过你的小勤务員……” 主人楞了一下,眼睛里閃起异样的光彩, 她伸着两只手,扑也似地过来,她用她粗大的双臂,猛地拥抱了他,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涌出了眼泪。


洪泽湖记行 - 海伦 - 三岸三地

                      (胡光武 何子 插图)


我悄悄打开窗戶,那种赤誠的友情感染着我,我的心象在沸騰队长平靜下来,她忙着招待我們,边和这个曾当过她一年勤务員的小鬼扯拉着过去,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我默默地打量着她,她长得多么結实,有着粗大的扎壮的身段,有着一双黧黑的劳动的手,一身中的蓝布衫裤,一双土制的灰布鞋。 她有着一种朴质的农村妇女的外表,而言談和动作,却流 露着軍人的风度。她坐下来,順手剝着蚕豆,談起她的过去。我万沒有想到,在我面前的这个看来平凡的 剝着蚕豆的女人,居然有着这么一个波瀾壮闊的过去;她从她苦难的 童年談起,从她拖着小辮投奔紅四方面軍,談到那雪山的风暴,那草地 的泥濘;从那大渡河的急流汹涌,直談到洪澤湖的水浪滾滚…… 我忍不住画了她的速写象,誰能够想到呢,在这张画紙上的这个看来普普逋通的妇女,是曾經踏过二万五千里艰险的长途、胜利的长途,曾經率領着一队年靑战士,咤叱风云地战斗在沙場a

                                                                一切都变了


   汽車在辽闊的苏北平原上飞奔。过炳輝县,就到了山河,汽車从閘上駛过我的朋友突然抓住我 的肩,对我說:就在这块水流中間,伤亡过我們多少同志!我的一个最亲密的战友,就在这里牺牲 ……” 我伸头外望,車窗下,浪涛 滾滚,湍急的水流,在阳光下翻滚着、回蕩着,輝躍着閃閃波光;巨大 的山河閘,宁靜地,庞然立着,斬断 着河床。我怎能想到:在这雄伟的山河閘的坝底,在这湍急的水流中間,會經流淌过我們战士的鮮血!

   汽車奔馳着,在綠色的田野, 归来的战士呵,怎能抑制住对旧曰的記忆、回想!一棵敗禿的树、 一个矮矮的丘垄、一条窄的河道、 甚至一座古旧的寺宇,都在対他呢喃着一个个战斗的往事,多少失去 的同志啊,又在他眼前再生。呵,罗a炳輝、彭a雪峰............你們这些响亮的名字,将和这一片土地永生!

      車到洪澤,已是晌晩。这里就是过去的高良澗,是当时游击活动的中心.一下車,迎面就是那高澗水閘,閘門的机器声,夹杂着汽輪的嘶鳴。成批归来的漁帆,排列在新建的埠头上。林立的烟囱,宽敞 的街道,灿亮的电灯的弧光,悠揚的广播歌声,城市是这样的繁华和 热閙。我們暫息在东风旅社。我'爬上旅社第四层的露台,瞻望熙攘的夜市景色,我的同伴感喟无限。是的,变了,高良澗变了,洪澤湖变了,以前的汙濘的湖滩,如今是碧綠的良田,过去的荒凉的老子山,居然出現了学校、医院,而那条漫漫长堤——我們来时的宽坦的公路呵,又有誰能知道过去是乱石垒立、荒草萋蔓?只有那滾滾的湖浪呵,依旧是这样狂野地,发着那渹渹的水涛声。


                                                                    长堤畅想曲

    我走着,在长堤上......啊!汪茫无边、黃浊的湖水呀,你过去咆嘯着,如今还在嘯騰,你奏的是首怎样的歌曲?难道过去是战斗的号角,今天是胜利的乐章?抑或以前是憤怒的咆嘯声,如今是对时代的謳歌?

漫漫长堤,你平整地、安然地伸躺,向着那煤烟迷漫的远方,难道你一直是这样平靜、安詳?就象沒有受过炮火的震蕩? 鬼子的汽油划子不曾在你身边吼叫?象疮癤一样的敌人的碉堡曾压筑在你的身上! 你舐干过多少敌人的血迹,可也有多少兄弟倒下在你的怀抱,啊,長堤,你經受过沉沉长夜,也迎来了旭曰东升;你看到了过去的灾难, 你看到了今天的新生,唯有你呵,才淸楚知道:是多少苦难,多少眼泪,換来了如今的欢顏;是多少个牺牲,多少滴汗水和鮮血,才締造出今天!

狂风卷着,浪花拍着堤岸,漫 漫长堤,我走着。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