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岸三地

太不一样了

 
 
 

日志

 
 

天马山下- 农村散记  

2016-11-20 08:33:30|  分类: 何子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子此篇散文发表于1962年12月15日上海解放日报

雾浓重弥漫着,大地苏野散发出淸新的气息,天馬山的輪廓,朦朧地隐現在迷茫茫的天际。我小心地沿着窄窄的田塍走着,田埂上湿漉漉的,洒滿着朝露,晶螢露滴,象珍珠一般在小上閃爍,成熟了的稻穗沉沉地低垂着,象在和这黑色的大地,傾訴着內心的欢

 这雾茫茫的野上,象到处有人影在晃动,喊声,叫声,伴和着隐約的鸡鳴,在淸晨的空气里蕩漾。这时刻,天馬山背,象有誰的一支巨画笔,給点上了一殷紅的朝霞,这朝霞,仿佛是点一片湿透了的宣紙,頓时向着周渲化、泛染,把整个的山背后,染得象一片燃烧的火海倏地一輪紅日,就在这一片火海里,冉冉升起,刹間,这蒙蒙的田野变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无数的头巾、草帽,就象水花一样,在.这金黃的海洋里涌动,战斗的白昼开始了。

     我繞到河边高堤,沿着汩汨流水,向摆渡口走去。渡过河面,就到了松江县 天馬山下有名的鑊肚底” ,三年两头涝的三界址大队。这确是个有趣的地方,地勢非常低洼,象孤島一样地四周被河道包着,出入全靠摆渡船。我离开了渡口,沿着堤岸走去在机房近旁遇到了大队的高书記,我們还是昨在公社开'会时认的。他紧紧地揑住我的手,紿我簡略地介紹了水闸的建設情和渠道的工程,陪我参覌了附近的机房、水,他說明这些都是公社化以后建設的。这个雇农的子,有着一对銳利的眼睛,抿紧的嘴唇里流露着果断和坚毅。他带我走向那一望无的金黉色的稻田,滿眼的丰登登的稻穗呵,真使我忍不住内心的激动,脱口而出:“多好的年成呀!”他脸上掠起一个微笑,一个来自心底的微笑,可是立刻收敛起来了,他凝着一对深沉的眼睛,说:“来得不易啊!是他跟我讲述起今年八月的螟虫和九月的台风,讲述起那暴风雨夜晚的櫛风沫雨的战斗从来沒有过这样大的灾害他說:“可是我们熬过来了,我们战胜了,这靠集体的力量,靠公社他目光朝着前面,炯炯地,讲得那么激越,那么坚定。从这声音,这目光,这炯炯的眼神里,我似乎得到一种启示,一种信念,于是我也起头来,金黃色原野瞻望。

   在近处,在金黃色的稻禾中間,有一群割稻的妇女,在向我们打趣看着、笑着。迎着朝阳,我看到她們的脸通紅紅地,露着美丽的笑容。她們相互追赶着,比賽着,欢笑声勻和着嚓嚓的鐮刀声,撒满了田野。、

 这时刻,我听到远处隐約地传来噗嘆的机器的声 音,这是什么呢?我們用船装来的高书記掩飾不住兴奋的心情,說:“这还是第一次拉机在我們的土地上轉动。这么偏僻的乡野,在这样泥濘的水田里,在这片四面环水的孤島样的土地上,居然也能听到拖拉机滚动的声音。好奇心促使我立刻高书記吿辞,我要去看一看拖拉机在水田上翻耕。

 我順着那噗曉“地响着的方走去。在这个欢騰的田野上,人們正在給大換着新装,刚才还是一片片金閃閃現在已經露出黑色的土壌,黃橙橙的稻垛,一堆堆地排列在田旁。

 路上,到是欢愉的抢收的人們挑稻的男人,捆稻的女人和着稻穗的孩子們,我的內心也被丰的劳动的欢愉所感染。我順手撿起一稻穗,一棵飽滿、晶瑩的黃橙橙的稻穗,它多么美丽,多么丰碩是就在这时候,我好象又听到了高书記沉重的声音:“来得不易呵……”而就在这棵稻穗中间,突然幻化出一片汪洋的大水来,今年九月的水灾景象仿就在我眼前出現,我妤象听到了十号台风的呼嘯的声音,我好象看到了口的水堤,搶救的喊叫, 战斗的呼号沒在嘶厉的风声和的水涛里……我看到了高书記那对坚定的炯炯发光的眼睛,那充滿紅絲的四天四夜不眠的眼睛呵,就象一对燃烧的火把,把大伙的心点燃了;是,我仿佛看到了彻夜馱着泥袋的女人水里的男人和守在雨堤边的孩子;仿佛听到了彻夜泵的声音,彻夜的机器和馬。水退了,稻得救了,揚来了人們的欢声……子是我又看到了这棵丰碩的果实,这棵累累的金黄色的实呵,它就我的手掌上!我小心地,把它送到我身旁拾穗的孩子的怀里,让孩子去承受这丰頊的实的欢愉

    尽一列列的稻垛,前面岀現了一大片肥沃的黑土壞,一个年輕的姑娘正駕着“噗噗”地吐着浓烟的拖拉机奔馳在田里,許多个撿泥鰍的孩子好奇地跟在后面跳着、跑着;新翻松的土地还湿潤潤地冒发着热气。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我蹲在田头,我聞着这黑土壤沁人的气味,我眞想听一下这土地的声息,它在欢,还是太息?多少世纪以來,它还是第一次接触到拖拉机巨大的鉄犁,它是太息自己懾服于人类的力量,还是欢欣它又一个新世紀始?……

 太阳下去了,天空残留着紫紅色的晩霞,暮靄象白色的纱幕,从东边移来,黄昏来临。

 我在暮色蒼茫中向村头赶去,村头上腓腓朦朦。我奇怪为什么沒有一点火,只听到声、鴨声羊声。路口头有小孩在奔跑,我看到一 个母亲坐在家鬥口給孩子喂奶,猪已經进栏了,可是大白鵝还满嘎嘎地叫着。打谷場上人影攘攘,一个小伙子爬在竹竿子上装着大灯泡,地上排列着十几只軋稻机,一只嶄新馬达在中間躺着。就在这瞬间,一种巨大的光亮在我眼前閃現,电灯亮了 !打谷場刹那間明如白昼,人們轰叫起,我猛回头,望那黑茫茫的乡野,到处閃爍起光亮,就象閃燦的繁星一样。这时刻,我听到电动机发动的声音,打谷机軋軋地响了,場地沸起来,些包着头巾的女人又得意又紧张地操作着,滿場子飞濺起金色的谷粒;男人們忙着把一捆捆稻垛向場上挑来,几个老头子精神抖擻地在堆叠着稻,帮场的孩子,像欢腾的小鸡,穿梭場上,暄声,声,沒在 軋軋的机声里。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不眠的、战斗的夜晩,一切都象在沸腾,只有天馬山的古还宁然耸立在黟黑的太空,迎接着又一个战斗的黎明。天马山下- 农村散记 - Helen - 三岸三地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